回忆

语文课上,听张老师讲到了离骚,讲到了当今对中华文化的“缺钙”以及精神文化观念的改变,不禁想起些毫不相干的往事。

我对数学的喜爱,大概是从小学时几件误打误撞的事情开始的吧。

二年级时,我偶然考了全班唯一一个100分。

三年级时,我偶然回答了一个全班人都没人答对的问题。

从那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数学老师开始对我青眼有加,然后同学们也对我另眼相看,于是,小时候一直专注于弹玻璃球事业的我开始对数学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觉。

三年级的一天下午,老师考了一张小学奥数的试卷,最后的压轴题就是那道著名的“蜗牛爬井”问题:一只闲的蛋疼的蜗牛在十米深的井底每次向上爬2米,然后又下滑一米,问多少次之后可以到达地面。考完试后老师直接就给我们讲这道题,说应该是10/(2-1)=10次,然而我发现了其中的问题,蜗牛爬到第八次就到地面了也就不会再向下滑,但是要不要跟老师说啊,小小的内心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后,我憋着通红的小脸,颤抖着举起了小手,然而没等老师问我是什么问题,我便直接站起来叽里呱啦说了我的观点,老师思索了一会后,赞同了我的说法。

内心的雀跃难以表述,下课后,在同学们惊讶的赞叹,老师赞赏的眼光中,我踏在夕阳的余晖下蹦蹦跳跳的走出了教师。

从那以后,这便形成了一个习惯:数学课上,总会上着上着课就有一个小男孩憋着通红的小脸,举起小手紧张又大声的讲出自己认为的老师的错误,然后又怀着扑通扑通的新坐下去,不管正确与否,我的内心都会激动一整节课。真是可爱的小时候啊

同学们对此习以为常,老师也赞赏我的做法,于是小时候的我就这么度过了小学时代。

但是,慢慢长大后,这种做法却越来越少,直至再也没有,一是老师讲课严谨且难度大,但是更多还有周围人的观念的改变吧,“装逼”、“出风头”,哎

真是一段美好的过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