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蜻蜓

去看了家里新买的那套还没交的新房,回来又是滂沱大雨。
小学时候,无论多大的雨,出门总是爸爸或者妈妈开着半公巷或者船仔车搭着我,只凭一件雨衣就能抵挡外面无论多大的风雨。
雨衣也换过很多。最好也最坏的就是那种开了两个口的,还有一个口可以让我探出脑袋。但是雨衣的帽子实在太小,这时候就必须要竭尽所能用雨衣的各种部位挡住眼睛以外的部位,但是百密一疏,总会有雨弄湿头发或者脸。于是下车以后拨拨头发擦擦脸,又是一个帅气的小男孩。
最不好的就是那种只开一个口的,虽然不会让雨淋湿,但是也没有了在雨中观察四周的快乐,于是只能低着头,看着路面嗖嗖掠过,猜想着自己去到了哪个位置,有时与预想偏差太多,便掀起雨衣一角,看看自己到底在哪,又是另外一番惊喜。
那时候虽然条件并不好,但是生活总归是快乐的,小小世界让大人包裹得严严实实,只知生活美好。
但是现在,坐在汽车中看外边倾盆大雨,不会被雨淋湿又能满足环顾四周的好奇,却再也没有那份快乐。
本来家里在东方绿洲买了两套房,怕现在没有电梯的家以后总归爬不上去。一套去年转了手,一套留着。刚刚去看房,谈论着房子的好坏,和我哥讨论着哪个房间的使用权,说到了装修,妈妈一声叹气,说这房子大概都是简简单单装修就好了,说如果我哥在佛山或者广州做定,应该是要卖掉新房来供哥哥出那里的首期,然后哥又给我攒首期,他们便依旧住旧房或者在我们那附近买一套小一点的。
美好世界的外衣一层层随着年龄增长渐渐撕开,越来越要面对房子车子各种各样的困扰,而且最终这些问题都指向了钱。
厌恶长大,长大以后便要操心起以后的工作薪资房子,考虑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就业情况严峻的社会形势,遇到那么喜欢的女孩子又要想着会不会拖累别人能不能考上一样的大学能不能养活以后的生活又该怎样而缚手缚脚一阵不敢太过热情一阵又忍不住给别人表明心意而使她渐行渐远。
如何能不顾忌那么那么多活在当下从心所欲做自己真正想做。
大概是没有机会了吧。